中曲

x大的压力真的不算很大。学院对于学生非常温柔,资源配备也很周到,一年五万人民币真的不算贵。不要给自己那么强的负罪感,你是来读书的,是来吸收好的东西变得更好的,不是来卖身赎罪的。
宾夕法尼亚六万美金一年,每周reading和pre,一节课一个学分,折算成人民币六七万。虽然说这里读书的都是来自old family那种贵族学生,但你可以想象挂科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感觉;“呃,爸爸,我挂了。需要十万补考一下……”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是什么氛围。讨论课是小班授课,每个人要发言百来词,学习压力是非常非常巨大的。每学期辅导员还经常写信提醒同学们注意心理健康,因为哪个院又有人自杀了。

人越走越高,就会越感到自己的渺小,这是正常的。人们会说“都读到那么好的学校了,自杀做什么呢?”他们不明白那种无力感,不甘心,自己的存在都被天才碾碎的感觉。但是,怕什么真理无穷,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,至少我们见过大海了,不是吗?

比上不比下和比下不比上都是糟糕的选择,平衡才是最好的状态。这里的学生有一句箴言,“work hard,play hard.”但我更喜欢创办者的那句,“at 20 years of age, the will reigns. at 30, the wit. at 40, the judgement. ”
20岁时你的意志力决定你的人生,三十岁是你的智慧,四十岁是你的选择。我们要靠意志力去积累智慧,才能做出最好的选择。很多人开玩笑说,智慧的巅峰是高考,这真的很可惜。智慧不该在虚度光阴里被消耗和萎缩,哪怕精疲力竭,我也想和你游过大海去。

-你几岁啦
-是掰蚊香盘会觉得舒服的年纪。

意思就是,是拥有“爱琐碎之物需要的勇气”的年纪。

来自killingmoon

推崇他的作品,不要追究他本身。创作者一旦被放到明面上,难免不被刨根究底扯到私德。讨论私德就很无聊了。窥私是人的劣根性,而我们都可以做得更好不是吗。

看一位挺喜欢的荷兰编导的采访视频,她说了一句话很喜欢,记录下来。
dont be proud dont be shame .
不要骄傲,也不要羞耻。

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良善和平衡的状态了。

我直到今天才发现童还有一个账号

刷了一下,笑完想了很多,想起了演员金凯瑞,罗宾,还有艾金森。“喜剧天赋来自何处?”金凯瑞说,“来自绝望。”
敏感很难成为一种健康的力量。上天给了你才华,敏感度,就会拿走你守拙的幸福。可天才在天上飞,也有人在下面磕磕绊绊踉跄而行,也感到卑怯和羞耻。他们甚至说不出,无法传达自己的痛苦。
有很多想说的,但是不说啦。灵魂只能独处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你总在听这首歌,绿洲乐队唱着hold on,hold on,dont be scared。只管moving on就好。

神猫罗尼休:

泰裔英国插画家Niroot Puttapipat(网名Himmapaan)画的简·奥斯汀小说插图,前四张是《傲慢与偏见》,后六张是《理智与情感》。他笔下人物采用的是作者构思与成书年份的服饰潮流,也就是1794~96年的风尚,而比如贝内特家小姐由于地处偏远乡村,所以打扮得还要更老式一些。

看了那个很出名的时空穿越者的小段子,画了个思维图,还找了这张图理解,还是有点晕晕的。๑_๑
也看了童每天刷屏的《银河系搭车客指南》,里面说全世界的主宰其实是一只老鼠。好老的书了,里面各种畅想居然和现实不谋而合,有意思。
宇宙的魅力真大,空间和时间的交叉,千万根弦的颤动,明明是很geek的东西,却偏偏在故事里变得柔软浪漫起来。或许人文与科学本就不可分割,就好像最初的飞船梦,也只是一个人某天仰望了一下星空,突发奇想地喃喃:“我想去月亮上看看。”

42田:


这是一个正态分布的密度函数。世上几乎万物都遵照这个分布,中间大两头小的钟型。
人类文化中的的正常和异类,都被这个分布决定了。我们相遇与否的可能性,熟悉和陌生,爱和仇恨,亲近与疏远。我们的傲慢和偏见,党同理解与伐异的恐惧,族群彼此的容纳和排挤,都是因为这个钟型。
灵魂说到底就是数学而已。

摘抄

我始终为你而紧张,为你而颤抖;可是你对此毫无感觉,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,你对它紧绷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;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为你数着你的钟点,计算着你的时间,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,而你在它那嘀嗒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,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。
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